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商

IPv6产业蓄势即将开启商用时代0

电商
来源: 作者: 2019-03-13 15:58:42

近期,中国电信产业的最新变化使移动互联成为各界新宠,移动互联上承载的新业务对络带宽提出了更大的需求,曾被期待和试商用多年的IPv6在此背景下终于再次浮出水面,成为产业链各界关注的焦点。美、日、欧等国近期纷纷提出从IPv4向IPv6过渡的规划部署,中国产业各界也正摩拳擦掌,借助CNGI工程为IPv6的商用做好准备。启动IPv6规模商用,政府责无旁贷;而与过去被发达国家标准化组织和厂商“专利瓶颈化”不同,中国力量在IPv6标准化和知识产权建设方面正展开新一轮的攻势。

IPv6即将进入络规模部署和业务提供阶段

几年前,为了深入研究并掌握下一代互联的关键核心技术、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设备和软件、瞄准络建设和应用的关键技术,国家发改委组织了CNGI示范工程,开展了一系列研究开发、产业化及应用试验,以促进下一代互联络核心产品的产业化,开展络技术和业务试验,推动信息化建设,增强创新能力。而这其中IPv6的研发、产业化及应用试验更成为一个重点,由此带动了中国产、学、研各界对IPv6的推动热潮。

全球IPv6论坛主席LatifLadid认为,互联是目前为止挑战性最大的一种技术,互联正从本地化的络变为更广泛空间的络,而IPv6可以作为一个渠道来完成这种转变。IPv4的地址将很快枯竭,但IPv6现在仍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,业界必须要正视并且解决这个问题。

身兼全球IPv6论坛中国工作组组长、中国互联协会发起人、国家863计划IPv6项目评审委员会专家、国家“十一五”规划信息产业咨询组专家等多个重要角色,天地互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BII)董事长刘东近几年正致力于积极推动IPv6在中国的发展。他向表示,从全球范围来看,IPv6产业发展路径已非常清晰,大致可分为4个阶段,即技术研究、设备开发、络部署、业务提供,这四个阶段是循序渐进式发展,前两个阶段是试验阶段,而之后则将进入规模商用阶段。

在刘东看来,随着国内电信运营商、各大院校和设备厂商纷纷参与到CNGI工程建设,融合了IPv6协议的设备和技术被广泛引入到骨干、汇聚、接入,IPv6在技术和产品层面已储备完成,下一阶段将进入络规模部署阶段,而用户的高带宽和低成本需求会同时催生大量的相关业务。但是IPv6络的规模部署和业务提供涉及到政策监管、利益分配、产业健康发展等一系列问题,并和当前的3G、移动互联发展息息相关,因此当前,国内外政府、论坛和联盟、运营商、设备商、SP等正形成合力,为IPv6的规模商用和良性发展在政策、制度、技术、市场等方面献计献策、积极行动。

他的观点被中兴通讯数据通信产品总经理赵强所印证。赵强向表示,中兴通讯目前在NGN、3G、IPTV、终端等产品中全面推行IPv6,已承建了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CNGI骨干北京、广州、南京、昆明等多个核心节点,其中高端路由器、交换机已规模应用于中科院CNGI驻地、教育CNGI一期驻地建设,中兴通讯的IPv6技术和设备均已到位,只待运营商络规模部署,开启IPv6的商用时代。

国际电信联盟(ITU)副秘书长赵厚麟表示,全球IPv6推广应用与国际电信联盟的预期相差较远,但中国在CNGI试验等项目上的成功经验,为IPv6在将来的商用部署提供了很好的技术和市场储备。当前,中国的移动通信和互联市场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,中国在IPv6方面的成功经验将会影响和引导世界IPv6市场的发展。

美、欧、日着手实施IPv6过渡规划

国内IPv6商用部署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,而络技术和市场较为发达和成熟的美、日、欧等国近年更提出了从IPv4向IPv6过渡的战略规划。

中国互联信息中心(CNNIC)主任、中国科学院络中心研究员毛伟向介绍说,2005年,美国即要求政府机构络在2008年6月全面支持IPv6。2007年,联邦首席信息官(CIO)委员会成立IPv6工作组,作为推进过渡的协调组织。日本政府制定了“e-Japan”战略,明确了IPv4向IPv6过渡的时间表和路线路;IPv6在日本已被广泛应用于智能、地震报警系统、实时图像广播、照明控制等领域。

日本IPv6高度化推进委员会主席HiroshiEsak介绍说,日本正结合IPv6技术、将传统应用和ICT新技术结合,进行节省能源的试验。他们利用IPv6技术,在楼宇中将空调系统、电力系统、供电系统整合起来,部署到新络中,以减少能源的消耗。他们将IPv6技术应用到各种行业中,形成新型的架构和生态环境;以IPv6为驱动和升级引擎,减少基础设施的能源消耗,提升生产和运作效能。

几年前,欧盟信息社会和媒体总司启动了一个研究开发项目,在一些城市进行IPv6的建设试点。他们建设了大型测试床以及IPv6支持的通信络,检验IPv6能否良好地运作。他们启动了一系列国家层面和欧盟层面的工作组来开展更多的活动,并通过欧盟委员会得到了一些政策支持,推动IPv6的发展。欧盟委员会向成员国发出公告,鼓励成员国率先推动IPv6的发展。

欧盟信息社会和媒体总司IPv6总负责人JacquesBabot表示,通过IPv6人们可以更容易地实施P2P应用,这对很多行业都意味着巨大的潜力。比如家庭消费市场、楼宇自动化管理、移动通信等,而汽车、国防、安全等行业的进一步深入发展,都需要IPv6的全面支持。

JacquesBabot表示,欧洲为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,即到2010年有25%的用户连接到IPv6络。这个数字非常有挑战性,欧盟需要跟内容和服务提供商进行合作,鼓励这些ISP推广IPv6的连接。欧盟鼓励成员国使用公共采购来推动IPv6的发展,并针对不同的用户组织开展宣传教育活动,他们也积极致力于解决安全和隐私问题。在中国他们正和北京的邮电大学进行合作,展开IPv6的前沿研究。JacquesBabot相信,欧洲和中国面临着非常相似的问题,通过合作,双方可以更有效地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,他表示未来将通过更多的国际合作推动IPv6在全球的部署。

IPv6标准化:中国力量悄然崛起

进入21世纪以来,中国电信产业正渐渐改变过去被标准和专利“瓶颈化”的逆势,开始向产业标准的制高点冲击。以中国提出全球3G标准之一的TD-SCDMA、并推动其发展为起点,中国通信产业链的各方力量正日渐向通信标准服务延伸,中国移动独立打造DSN和OMS、华为高调加入WiMAX论坛董事会都是良好的佐证,而专注于IPv6研究和商用的BII近年在推动IPv6标准化方面尤为积极。

2002年,BII成立了IPv6测试中心,专注于IPv6测试标准制定、测试平台开发、互通性测试自动化等研究。2005年,测试中心联合ETSI中标欧盟中欧合作IPv6测试平台开发项目Go4IT,并成功完成了项目开发和研究。

2008年4月16日,鉴于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和中国将对全球IPv6进程做出的突出贡献,全球IPv6论坛授权BII成立了“全球IPv6Ready测试中心”,负责辅助企业进行IPv6ReadyLogo的测试与认证,正式开始接受来自全球的测试业务。这是中国首个、也是唯一一个全球IPv6 Ready测试中心,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成为全球IPv6发展的引擎。

中心成立之初,刘东曾表示,IPv6Ready全球标识活动在中国将有力地促进并推动国产厂商的IPv6产品化步伐,更好地满足CNGI及其他重大IPv6项目的产品需求;今后将加大推广该测试的力度,尤其将加大面向国际的测试和审核工作,为我国在全球下一代互联发展中争取更多的话语权。

他的提议和承诺很快便得到了产业链各方的积极相应,该测试中心目前已为华为、中兴、比威、烽火、神州数码、H3C、锐捷络等国内50多家企业颁发相关认证;截至2008年,测试中心累计服务国内外著名的通信设备厂商50家,共获得LogoID超过100个。

截至目前,该测试中心承担了IPv6ReadyLogoDHCPv6一致性测试规范起草和维护、MIPv6互通性测试自动化开发,并参与了IPv6核心协议IPv6 Security、DHCPv6、MIPv6、SIPv6、IMS等一致性和互通性测试工具的开发和验证,是IPv6 Ready Logo技术委员会重要的成员之一。

限于过去产业整体发展较慢,对国外厂商和研发机构把持产业标准和专利的态势,中国厂商曾一度隔岸观火、望洋兴叹。但随着近年我国通信技术和产业整体实力的上升,中国厂商终于打破沉默,向通信产业的最高级环节——标准服务进军。因此,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国力量在IPv6的商用过程中占据更多主动权。

吹响IPv6商用号角 政府引导日趋重要

随着IPv4的耗尽和IPv6诸多优势被渐渐得到认知,IPv6的商用被产业链各界提到议事日程,而政府作为产业的宏观调节者,其角色对IPv6的规模商用尤为重要。

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副总工徐建锋认为,对中国来讲,IPv6的商用更加迫切。首先,IP地址资源分配极不均衡,美国人均占有IP地址25个,而中国只有0.6个,因此IPv4地址资源的耗尽为IPv6的商用部署带来了契机。其次,中国电信当前的3G、IPTV、统一通信等业务发展迅速,与国内发展刚处于起步阶段不同,国外已经处于发展结束的末期,因此我国对IP地址的需求量远远超过曾主导IPv4的美国。

目前,通过中国电信研究院的评估、交流、试商用,徐建锋认为,IPv6作为运营商组的技术标准已经成熟,而初步的设备也已经到位,当前的问题是没有运营商建设和运营IPv6络,而其原因是用户和应用之间的死锁。“运营商在等政策和内容,SP在等政策和用户,而用户的态度是无所谓。SP认为在没有用户的情况下开发应用是徒劳,而运营商认为在没有内容的情况下络也鲜有用武之地,所以构成死锁。而究竟应该谁来启动价值链和产业链?我认为是政府,政府一定要吹起号角,不能靠协会来组织唱歌,政府要行动起来。”

徐建锋表示,300万IPv4的活跃用户的启动是IPv6规模商用的起点,这需要政府、运营商和SP一起推动该向工作的进展。中国电信研究院已向政府提出建议,建议政府明确目标,制定产业政策,将IPv6确定为国家发展战略的基础工程,并将IPv6的启动工作从研究开发向规模商用转移。如果认为中国有必要进行IPv6规模商用,政府应该有强制的推动措施,强制要求主流络运营商、应用提供商、政府络及其对外公共服务在三年内全面支持IPv6,强制移动互联5年内全面过渡到IPv6,支持IPv6应用开发、终端研发和政策补贴,支持IPv6跨越5000万用户大关。

业界有个共识,2010年到2013年将成为IPv6商用培育期。徐建锋认为,络是连接用户和内容的桥梁,先有络再有用户和应用,这是电信行业的一个特点。络必须先行,运营商应率先建设络,当前中国电信已经认识到这一点;而作为络基础产业运营商,中国电信本身也肩负着国家信息化建设的重任。

络是基础,内容是主体,用户是灵魂,内容提供商的角色也十分重要。“没有内容的互联就是一个窟窿。IPv4的耗尽问题对腾讯、盛大、阿里巴巴等ICP影响最大,假如中国电信用IPv4部署络,将导致应用程序开发变得复杂,使应用层投资增加。从历史的角度来看,内容提供商是互联发展的最大受益者,因此应该积极参与到IPv6新型应用的开发中来。应用层特殊的IPv4和IPv6互通只有内容提供商自己才能解决,大型ICP公司有、有技术、有资金完成内容的互通。因此,政府和ISP、ICP携手,是推动IPv6商用发展的根本保证。”

OECD:部长级会议推动IPv6商用部署进程

OECD(合作开发组织)经济学家KarinePerset表示,近几年,OECD收到了许多OECD国家的报告,报告称许多国家目前都在面临IPv4地址资源枯竭问题,这个问题对于全球经济发展有很大的影响,因此OECD组织经济学家发布多篇报告,专门阐述和解决这一问题。OECD的部长级会议也多次谈及这一问题,比如去年6月在韩国召开的OECD部长级会议上,来自40个国家的部长签署了一个部长级宣言,专门为推动此问题进行交流和部署。

IPv6的规模商用对于企业的商业化用途自然不可或缺,而对于政府也是极为需要。KarinePerset介绍说,和许多商业及私人应用相同,政府在开展公共事务时,也需要增加相应的公共服务,因此也需要更多的地址。因此从可持续发展上来看,IPv6的规模商用对于政府是一种战略性规划,而中国在此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开拓。

OECD建议政府应不仅仅发挥监管作用,更要提高自觉使用意识,政府应率先采用IPv6。因此,KarinePerset认为,政府的首要任务是进行教育和培训,消除和缓解某些瓶颈障碍。政府应和私营领域进行合作,解决技术、业务等瓶颈问题,积极帮助企业决策人提高IPv6的应用意识。政府也应在互联的整体供应链上发布政策,鼓励或强制实施IPv4和IPv6之间的互联互通。

此外,政府应积极推动国际合作和监督。作为高层政治协议,OECD的部长宣言即是关于未来互联经济发展的宣言,提出了许多的国际合作细则。40个政府部长宣布其代表国将采取新的IPv6协议,为互联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。OECD认为数据的衡量和统计也非常重要,对政策的制定和产业的发展有很大影响,因此OECD积极投入到与利益相关方的合作中,把一些统计的方法纳入到其发展进程。

如何治感冒流鼻涕
小儿消积止咳口服液效果如何
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
小儿积食咳嗽食疗
吃什么预防老年痴呆症

相关推荐